花海【置顶说明】

喜欢我的图请一定要多老福特版的一键三连 爱你们

《豫章书院》5

以下内容整合于贺林的第五次心理治疗记录,真实有

效,时间7月20日,后期可取证。

我来回按着圆珠笔的笔帽开关,心里被一股莫名的烦

躁情绪充满,也可能是对自己力所不及的厌弃。

“他因为我被打过戒尺。”贺林今天的精神状态不是那

么好,本来应该在上周五的治疗也被推迟了。

“为什么?”我边问边自我厌恶地想着,我这个白痴又

来了。

贺林穿了一件长袖的白色衬衣,他把右手伸进左臂的

袖管里,看动作应该在又抠又掐的。

“教官会在学生中安排监查官,每周二汇报监督情

况,大家轮流当,说是个官,其实就是为了大家互相

监视拆穿,好让所有人都产生不了信任感。有一晚查

寝的时候,我的笔袋放在床上了,教官问是谁的,我

害怕的说不出话,我是真的怕,我觉得如果我再被关

一次小黑屋,我绝对会死的。”

贺林的声音开始有些强烈波动,他哽咽道:“还没等

我反应过来,他就举手说是他的,教官说要惩罚打戒

尺,五十厘米长的竹板,但我想着总比抽龙筋滚地雷

之类的好多了,谁知道教官开始让他数笔袋里的笔,

有多少支就打多少下,我当时简直后悔的想从三楼跳

下去,你说我没事装那么多笔干什么啊?”

我移不开目光,因为贺林哭了,眼睛通红,鼻头也

红,泪水一颗一颗地掉下来,他的袖管也开始一滴一

滴晕开血液的痕迹。

“总共十五支笔,”贺林哭着说,“他就被打了十五

下,打完以后手掌肿了一个星期,连筷子都没法拿,

他还偷偷安慰我说不要难过,如果我哭了被人发现,

那受罚的就是我了。”

或许是被贺林滚烫的眼泪震慑住了,我竟然失职到忘

记按呼叫铃,好让护士进来为他处理伤口。

“我们每隔两个月会在教官的监督下给家长打电话,

我在听筒里听着我妈妈叫我的小名,我心里真的想的

是,操你妈出去我就杀了你......但是说出口的又不是

那么回事了,我怕被打,也怕他被我牵连。我承认,

有他在,我确实想活的久一点。”

我的腿终于有力气可以走到门口把护士叫进来,看着

她把贺林染了血的袖子轻轻剪开,露出被他自己抠出

来的丑陋伤口,那一瞬间,我觉得我说不出话了。

就像贺太太没法说出为什么把贺林送去豫章书院。

就像贺林为什么对着我这个陌生人才能倾吐。

就像那则二十秒没人知道内容的短短通话。

就像每个数字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却再也打不通的重

庆号码。


《豫章书院》2

没办法直接通过与患者交流走上治疗途径,我只能从

贺林的父母身上寻找突破口。

我们连续聊了五个多小时,在我第三次严肃表态。如

果他们再这样沉默下去,贺林极有可能在近期自杀身

亡,过了好一会儿,贺太太才终于松口,她告诉我,

其实贺林去年年初被送去了南昌的一家学院,她是在

网上看到那所学校的介绍——所谓的“豫章书院”拥有

强大的师资力量,半年时间,三万块人民币,就可以

把不听话的青春期孩子教育的成熟懂事。

然而当我问到为什么会送资林去豫章书院,贺太太和

贺先生就又同时默契地不再说话了。

秘密可以埋藏,心手无处安放。

当天在我下班后,我上网百度了“豫章书院”,学校简

历里光心理咨询师就有三名,另外还有古筝古琴老

师、茶道礼仪老师,确实是很注重国学、希望用传统

文化引导学生的教育理念。

不过浏览到网页最底下,有一个词条十分刺眼,“南

昌豫章书院打死学生”,点开已经是404无法显示

了。

一周后,贺林的父母为他预约了第二次心理治疗,这

回贺林依然全程沉默,他的眼神比上周初见时更空洞

了,连我这个对他还算陌生的大活人摆在他面前,也

不能在他的视线中停留超过三秒。

在他们离去前,我叫住贺先生,问他贺林之前是否有

过自己的私人手机,他们有没有查过他的通话记录。

贺先生看似迷茫地回答:“林林一直是有自己的手机

的,他的通话记录我们看过,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地

方。”

“您要不要考虑去运营公司查询一下他手机的往来记

录?”我建议道,“毕竟手机上的记录是可以被刑除

的,如果您发现了什么特别之处,可以随时跟我联

系。”

“好的,谢谢楚医生。”

结果到了第二天下午,贺先生就给我来了电话,说贺

林果真逊过通话记录,在三月末他接到过一通重庆的

来电,通话时间不到二十秒,可现在再拔那个号码过

去,已然是空号了。

我让贺先生把查到的重庆手机号码发给我,自己打过

去证实,提示音的确显示空号。

七月初,我跟贺林第三次见面,进入治疗室过了半个

小时,贺林看似有些烦躁的开始用力抠自己的手招,

我在记录册上写道“开始出现自残现象”。

“贺林,你去过重庆吗?”

我问的第一遍,贺林似乎没有听见,他沉浸在自己的

世界里努力伤害自己,我便提高音量又重复了一遍:

“贺林,你去过重庆吗?现在动车开通了,从东站出

发,只月差不多两个小时就能到重庆,我跟朋友去过

好几次,那边火锅的味道跟我们不太一样,辣不是

种辣,但我觉得更好吃。

✨文轩小卡

           可拿自印,不接受商用哦⊙∀⊙!

要背面图的,评论有,自己找一下哦